•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登录 | 忘记密码
  • 首页
  • 本会概况
  • 新闻综合
  • 工作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化活动
  • 热点专题
  • 会员专区
  • 知青文库
  • 知青史料
  • 知青场馆
  • 知青人物
  • 知青后代
  • 知青生活
  • 视频
  • 图片
  • 征文报刊
  • 当前位置:首页 > 征文报刊 > 知青征文

      最新内容

      最新图片

    最新视频

    新疆的地窝子

    作者:薛文婷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2-03 01:45:21 地窝子,是我们到兵团连队后见到的第一样东西,完全超乎想象的建筑物,给每一个支边的知识青年留下的印象是一辈子也挥之不去的。 我们进疆的旅程是1966年7月8日从上海出发的。一路上,火车、卡车,整整走了15天才到达目的地——农三师四十五团一连,(现在的

    心中的冰凌花

    作者:何企韵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2-03 01:23:00 南方的城市很少有漫天飘雪的天气。生活在上海,虽然有冬天寒 冷的体验,但没有白雪皑皑的感受。在童年的记忆中,有一个特别冷 的冬天,窗外飘起了雪花,第二天,家里的北窗上竟然有一小片晶莹 剔透的冰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致,感到那片小小的像花一样

    戈壁胡杨

    作者:谢瑞铮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1-26 21:42:48 题记:谨以此文献给五十年前奔赴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参加大西北建设的近两千名温州知青。 回到家乡工作以后,已是第二次重返新疆了。 秋日,夕阳西下,彩霞满天,汽车飞驰在戈壁滩笔直的公路上。从喀纳斯景区返回乌鲁木齐市途中,车子行驶到克拉玛依油田

    小个子班长大个子兵

    作者:张玉芳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1-08 20:15:14 一 兵团那会儿,我在农工排先后当过七、八两个班的班长。 早在我当七班班长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似乎长大了,虽然全班战友年龄都比我大,个子比我高,但我是她们不得不承认的头,大伙因此给了我们一个戏称“小个儿班长带大兵”。 好在郑班长底子打得好,我好

    移山拦水建水库

    作者:萧毅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0-29 23:15:50 万马千军战玉苍, 移山拦水治横阳。 风霜雨雪皆无阻, 筑坝截流斗志昂。 这首诗是我下乡插队参加水库建设时所见所闻的真实写照,也是我对四十多年前知青生涯和岁月沧桑的难忘记忆。 位于浙南山区平阳桥墩的玉苍山,险峻挺拔,群峰环抱。莒溪水穿谷越涧,急流

    献血一回,教书一生

    作者:张港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0-28 23:27:56 我下乡的地方是小兴安岭中段的龙门农场,当知青的第三年,领导让我上场部教书了。我从小就羡慕老师,没想到这回自己竟然真的成了老师,兴奋得将课本看一遍又看一遍。 我接的是小学四年级。学生怀念原来的教师,一帮

    绝地诗稿

    作者:吴祖康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0-25 00:29:12 1976年是惊心动魄的一年,国家领导人先后去逝,自然灾害频频发生。万万没有想到,灾难竟然也会波及到芸芸众生中的我,一个远离上海家乡,漂泊在诺敏江畔的一位游子。1976年,我27岁那年,在查哈阳被逼进了人生的绝地。 一、绝地劫难 我在50团6连担任司务长的

    我的放牧生活

    作者:姜旭华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0-08 15:39:34 不打不成交 这是我曾经经历过的生活,有风雨,也有阳光;这是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有困惑,也有快乐。悠悠岁月,黑土地上的收获弥足珍贵,可使我受用终生。 “骑马挎枪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家。”我怀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雄心壮志来到了五师四十六团。

    粽香夜难眠

    作者:翁婉青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0-07 22:27:30 一九七三年,我在江西黎川的篁竹小学教书。 农历五月初四,村上两位老乡各自提着热气腾腾的粽子让我品尝,盛情难却,我欣然收下。 第二天是端午节,学校放假,我班上的八个学生都给我送来了粽子。我尽管婉言谢收,可孩子们仍然把粽子放在教室里或放在厨房的

    黑土情深

    作者: 王震亚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10-07 22:16:40 2015年春节前,邮递员送来了领取包裹的通知单。不用问,又是远在北大荒的刘哥、李姐寄来了蘑菇、木耳、葵花子。 讲过多少次了,身在北京,什么东西买不到呢?但他们还是要寄,说这些都是山里采、自家种的,纯天然、没污染,绝对环保。那种真诚与执着,让你无

    回忆大学生老鄂

    作者:王维新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9-27 14:31:38 不知道为什么,我时时会想到老鄂,实际上,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也没有很深的交往,却一直不能相忘。 写下鄂金峰这个名字时,我一直在想四连还有人能记得他吗,他在四连待的时间太短了,就几个月,以后到师部医院工作,再也没有回来过。想来北京知青们应该

    森林札记

    作者:王金元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9-19 00:37:18 我自幼向往森林,向往电影、画报和小说中展现的森林景色、珍禽异兽和神秘传说。艰难的插队生涯却意外地实现了我的心愿,让我在小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中生活了半年之久。岁月虽已消逝了几十年,但这片森林留给我的回味与思念却是“长相忆,永难忘”。 一、初入森

    难忘塞北下乡情

    作者:王家荣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9-17 22:04:19 蓦然回首当年赴内蒙古下乡已46年了,永远难忘那三年的青春岁月。那是1969年3月21日,我怀着满腔热血,与千名知识青年告别黄浦江奔赴内蒙古乌兰察布大地,迈出了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步。 1969.3.21刘卫国、王家荣、孔繁喜在赴内蒙古插队的列车上 我下乡的丰镇县

    鏖战群狼

    作者:苏占普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9-10 00:30:35 1969年1月,天寒地冻。据当地老乡回忆:那年,北大荒格外寒冷,是多年来少有的低温气候。可不是嘛,上山打石头的男生、排水的女生先后出现了冻伤脸、冻伤手、脚的情况。不过,冻伤的都是些知青,当地青年和老同志咋的不咋的,一个个完好无损。 一大清早,司

    云飘烟袋湖

    作者:施继建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9-09 20:52:57 兵团战士们终于离开了他们曾经为之流血洒汗的土地。他们走了,但知识青年屯垦开发边疆的历史功绩将永载史册。 --电视片《今夜有暴风雪》画外音 我也年轻过,曾有过一段激情浪漫的美好岁月,是在淮北烟袋湖那片深沉的土地上。 烟袋湖地处安徽省怀远县西边一

    至今常忆孙公安

    作者:佘建民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9-07 01:38:20 1970年7月,初中还未毕业的我,就顶着个知识青年的帽子,从上海来到了安徽省临泉县插队落户。四十多年了,我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了一个老人,当年插队时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已经朦胧,但对一个人,却随着时间的增长,越发印象深刻。他就是当时的公社的公安特派员孙

    沧桑十年梦 ——我在北大荒的人生路

    作者:钦鸿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9-02 23:19:16 时光似水,人生如梦。 四十余年前,当我满怀豪情壮志,跃上远赴北大荒的列车时,根本没有想到日后会发生诺多的曲折和风波。 过去是无法抹去的一种存在。我的十年北大荒生活,其实深印在我的脑海里,而且它的影响所及,贯穿了我日后的人生道路。 (一)选择把

    悲莫悲兮《江河水》 ——怀念罗木根

    作者:钱兆祺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9-02 19:48:02 罗木根去世三十年了。 他是自杀的。 四十多年前,我们上海的一群中学生被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去了赣北山里。那里已经有很多九江和彭泽的知识青年。 罗木根是彭泽知青,家在九江。中等个子,国字脸,白白的脸颊上有一条疤痕,大家都叫他“罗疤子”,简称“

    怀念二嫂

    作者:钱岳旻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8-28 01:02:03 插队时,村里有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大家都叫她“二嫂”。 二嫂快人快语,爱凑热闹。虽然不识字,但每逢有新鲜事,总能见到她的身影。自从我们到了村里,她一有空闲,总会混在年轻人里围着我们转,手里还不失时机地来回扎针走线地纳着鞋底。我们一说话,她就笑

    我当知青那九年

    作者:齐文静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8-27 23:04:19 “迎着晨风迎着阳光,跨山过水到边疆,伟大祖国天高地广,中华女儿志在四方……”多少年来,每当这首豪迈嘹亮的知青之歌在我耳边回荡时,我都感到特别亲切,倍受鼓舞。我曾是一名年龄很小的知青,是一株刚刚出土的小苗,和千千万万知青大哥哥大姐姐一样,在

    难忘30年前的高考

    作者:宋爱国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8-23 21:26:24 1977年,我在黑龙江绥滨农场(原兵团二师九团)务农,全国恢复高校招生统一考试制度消息传来,感到非常振奋。回想1968年16岁的我,满怀理想信念,在学校尚未分配就报名与高一届的学生奔赴黑龙江,为改变祖国农村一穷二白面貌,在农村广阔天地里战天斗地。197

    那些年 难以忘怀的文化生活

    作者:张国康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8-20 00:31:17 寒风中的“文化盛宴 ” 这“文化盛宴”,说来寒碜,只是一场看过无数遍的老电影。那些年,对于我们这群从大城市走来,被称作“知青”的大孩子来说,对文化生活的强烈渴望,便是体现在这最简单和最传统的形式上。今天,若要访问当年的知青,问到那时候看得最

    香港送牛不了情──我曾是共和国的押运员

    作者:孟庆铭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8-18 17:40:22 引 子 1997年7月1日零点,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湾北岸新建成的香港会展中心五楼,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紫荆花区旗取而代之了英国国旗和香港区旗时,这一瞬间向世人表明:香港回归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对香港的主权,这是中华民族的盛事

    难忘农场风雪餐

    作者:麦胜佳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7-20 00:05:18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中旬,为开挖上海崇明岛南横引河,我们前进农场以知青为主体的大队人马卷起铺盖背上工具,浩浩荡荡奔向离工地不远的农家驻扎。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时为了赶工还得要忙到深更半夜。经过十来天鏖战这项水利工程接近尾声,时间已经跨过一

    那山,那水,那村寨

    作者:罗明威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7-19 23:04:24 青春的岁月像条河,奔流到海不复回。恍惚之间,千百万当年的知青群体而今已过花甲。什么“上山下乡”“知青”等名词,早已成为过眼云烟,在当代年轻人的字典里找不到答案,因为在现实的生活中几乎了无痕迹。或许只有在历史学家的档案里才有大致的记录,但是

    北大荒的爱情,没有趟过岁月那条河

    作者:陆尚忠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7-18 00:50:45 爱上一个人可能只要一分钟,而忘记一个人也许是一辈子。我爱的人不一定拥有,而守着一段悲苦的爱情往事,不知道是幸福还是痛苦。 我们农场有一个美丽的姑娘,修长的身姿,白晢的圆脸,大大的眼睛,一对深深的酒窝,说不出来的美丽和动人,她叫凤娣,是一个南

    芦花鸡

    作者:黄征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7-17 23:34:19 1975年,春天的脚步显得很轻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播种的时节。这是我们婚后的第一个春天,从集体大宿舍搬到知青婚房,样样都觉得新鲜。 住在对门的是三金和小李子,夫妻俩都是能干且热情的朝鲜族人,自然也成了我和林子的“乡村生活”教练:围院落、搭下屋、

    知青食堂的苦日子

    作者:卢忠雁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6-22 02:59:34 这些年过春节,越来越热闹,亲朋好友,来来往往,老友相聚,推杯换盏,开心惬意。面对一桌桌丰盛的菜肴,不禁使我忆起农场的苦生活。那时候,最最尴尬的事情,是物质匮乏,又是干大田的累活。对于我们从小没有种过地的上海人,怎么受得了?到了农场,不要说

    村口那棵大柳树

    作者: 刘建初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6-22 00:28:37 又一次拜读了阿珍阿义先生《土塘集体户池塘边的那老柳 》那篇短文,“老柳仍是我心里的一道风景,是土塘在我心灵深处的具象体现。每当我梦回土塘,老柳的蓬勃身姿便随梦在眼前出现。”读后很有亲切感,那优美的文字也激起了我的心潮,不免回想起我插队时,在

    情书的故事

    作者:刘惠明 来源:《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征文 发布日期:2017-06-21 23:41:42 十七八岁,春心萌动的年龄。那个年代留下了许多关于情书的故事。我要说的故事无关红黑,不涉左右,仅仅是青春的记忆。 事情缘起于一次邂逅。 我当年插队落户的寨子紧挨着孟仑镇,因而上街逛逛几乎成了每天必修的功课,尽管街上只有一爿食馆,一爿百货商店和